夢奇熊

氣象團翔右(S右)注意!
主應援山組 (OS) /虹組(JS) /竹馬 (AN) 。
恥力腦力無極限。
寫文馬甲。
創作內容與實際團體與人物皆無關聯。

© 夢奇熊
Powered by LOFTER

【J禁】最想品嚐的美食(JS)

Bgm: 梁靜茹-最想環遊的世界

虹組 J x S

(有99.9第二季第八集相關的一點點劇情,影響關聯不大,但還是提醒大家注意避雷哦~)




1. 

深山特製  チゲ風すき焼き肉豆腐。

盯著電視裡深山大翔做的泡菜燒肉豆腐,櫻井翔覺得連螢幕都要被他灼熱的視線瞪出一個洞來了。

泡菜,泡菜,他最愛的泡菜啊!!!他在平昌奧運期間每天心心念念的泡菜,連到韓國餐廳都要點的泡菜義大利麵,最喜歡平日到超市買晚間八點後特價的熟食裡頭的盒裝泡菜,總而言之就是最喜歡泡菜了------

但是……..

看著一旁睡在沙發一角的松本眼眶下方深深的黑影,他心裡一熱,不捨的情緒又蒸騰起來。

雖然這幾天才剛殺青,克己的松本潤在人前仍舊每天準時完成工作(雖然起床氣日益嚴重)但回到家往往甫沾枕便倒頭就睡,整個人都蔫了。表情跟家裡那株富士櫻遲開後凋落的模樣倒是幾分相似。
 

好想吃好想吃好想吃。
 

不可以,他已經這麼累了,怎麼還能纏著他做什麼深山流美食重現呢。

 
所謂人為食亡鳥為財死………..聽起來好像有什麼不對但是他才不管,櫻井翔可是連對著要去杜拜的相葉都能列出一連串美食清單等著征服的人,要是問他東京有甚麼餐廳好推薦,出身首都圈的他光自小生長的港區就能列出長達兩個小時的私藏名單。
 

他對美食就是這麼堅持。

同樣是對人生有某種堅持的人,松本的堅持是為了打造更完美的自己。櫻井想著他寧願在午飯後多跑十圈消耗美食帶來的熱量,也永遠沒辦法像松本潤一樣辛勤鍛鍊之後還得品嚐那些味同嚼蠟的健身房便當,更別提大費周章找微波爐了。

所以他只能抱著松本家裡的抱枕對著螢幕流口水,一邊不斷把錄影倒帶,品嚐著松本拍這部律師劇的時候的種種可愛姿態然後像癡漢一樣傻笑。

 

「最近的テンション真是出奇的高呢,松本さん。」

近期交嵐的收錄吉村總這樣說,彷彿沉浸在與松本潤鬥嘴的快感中無法自拔。

 
「那當然。他可是J啊。」
 

雖然櫻井懷疑剛進門的二宮根本沒聽清吉村說了什麼。

 
捕捉到關鍵字的他大概就只是想無腦誇而已。

 
他們就像某種昆蟲,頭上有一條名為"松本潤"的觸角,只要聽到名字觸發的就是反射性稱讚,這幾乎已經快變成一種本能反應了。
 

尤其對二宮來說,即使沒聽到前言,但是他的宗旨就是總而言之弟弟不管說什麼都是對的,快誇就是了。
 

看著螢幕上松本即使被摀住嘴巴也一生懸命在講冷笑話的可愛模樣還有他始終沒變的奶音,櫻井心口一緊,覺得二十年的時間彷彿從沒在他身上留下痕跡。那個只有蟲子一樣高的小朋友還是在他心內蠢蠢欲動,想要撒嬌。

事務所裡每一團的末子總會有些特殊待遇,尤其是從小到大幾乎都是跟著姊姊還有前輩們長大的松本潤,即使長大之後變得海派、變得讓後輩崇拜、還被取了KING這樣的外號,內心難免還是有些被人疼被人寵的渴望。

「為什麼這麼可愛啊……這個人。」他小聲呢喃,覺得自己現在的笑容一定像意有所圖的猥瑣大叔……不,請稱他為慈祥的姨母笑。
 

當然松本絕對不會說出來自己是個惹人疼寵渴望關注的寶寶,就像明明甚麼片段都記得卻會謊稱酒後完全失憶一樣,別人提起還會假裝惱羞成怒。

櫻井突然又覺得將戲劇代入現實雖然每個演員都會,但是幾乎沒有人能做得像近期的松本那麼討人喜歡。
 

不知道從哪裡的採訪聽說,這個角色是導演跟編劇為了松本潤這個人而量身打造的。他感慨的想,比起前幾年有一次松本說自己一整年都沒有屬於個人的戲劇工作,這些人這些年的努力終於有了代價。

他有了除了辨識度極高的道明寺之外其他的代表作。而櫻井翔為此比誰都還高興。

 

2.

 
「いただき松本潤。」小小聲的對著螢幕說著冷笑話,他看向自己的晚餐,是剛才下班時在超商隨手抓的泡菜配著蟹肉棒跟赤貝罐頭,還有從電視台帶回來的鰻魚便當,擺成一桌倒是看起來很豐盛。

他一邊嚼著百年老店認真用醬汁炭烤製作出的美味鰻魚,一邊小小聲地說著好吃,卻還是覺得自己最近變得貪心了。

以前自己明明在節目上說過,光是超商買的泡菜就已經很好吃的,但是跟松本在一起之後,自己以前理所當然覺得好吃的東西,就突然都變得黯淡了。
 

他想,人是會習慣的,就像用錢一樣,一旦養成了某種興趣或喜好,曾經賺的錢就回不去了。
 

就像逛推特的時候他發現迷妹們總在抱怨怎麼又出了新單曲和新周邊,他們都準備要賣第二顆腎了。但一旦建議事務所把單曲發售日期延長,又會刷到更多飯們洶湧的憤怒與哀號,說我都賣了腎你就讓我乾巴巴的等還不趕緊把SHOP吐出來!!

他覺得飯們真的是十分有趣的生物。
 


那麼,我們從夫人拿出羊羹的時候開始吧。

螢幕上的鏡頭剛好專注在此集重點羊羹的特寫,讓他想起家裡的羊羹還沒吃完。

前幾個禮拜松本在拍攝中帶回了特別負責製作此集內容的店家的羊羹,據說市面上沒有販售,是松本知道他喜歡吃甜食所以特地帶回來的慰問品。

之前買的玉露茶也還在家裡,乾脆泡來一起配著吃吧。

「……你在吃什麼?」

剛要起身準備泡茶,就對上松本眨啊眨的睫毛和睏倦的神情,聲音還有些沙啞。「泡菜?」

「你該不會是睫毛精轉世吧?」櫻井摀著胸口,覺得自己受到重擊。松本臉上那種透明純淨跟有點懵的表情在他看來簡直是犯規。

「又在說什麼胡話。」松本被逗笑了,看起來有點憔悴,笑容卻一如以往好看。

他伸了個懶腰,接著撇向他碗內的食物。

「這都是現成的吧,我去幫你弄點東西。」

「不要忙啦,你那麼累,我回來時你都睡著了。」

「簡單弄一下就好。」

「你騙人,松潤的簡單根本都不是簡單了好嗎?」

「真的很簡單,我保證。」還是那種暖洋洋卻慵懶的微笑,惹得櫻井終於忍不住了。

 

「為什麼要那麼可愛啊……..」櫻井從後方摟住松本的腰,像寶寶抓到了一隻泰迪熊,遲遲捨不得撒手,還一邊小聲嘀咕,「你這樣不是明擺著讓我增加情敵嗎?這部視聽率那麼高……..」

他覺得自己簡直變成了劇中的佐田律師,最喜歡出一張嘴但那引以為傲的自尊卻又總是被深山壓著打。他櫻井翔人生導師的稱號碰上松本潤,滿腔的理智就全都只能煙消雲散了。

「翔桑這樣說,是要提醒我鳴海校長的帳我還沒跟你算嗎?」

松本幽幽提起,永遠忘不了用自己小號刷到的好幾張鳴海校長張嘴接受保健室老師診療的照片,裡頭櫻井的嘴巴被PS塞滿了好些東西,讓他當下就摔了手機,接著刪除封鎖。但那張照片實在太引人暇想,仍舊杜絕不了瘋狂擴散的幻想圖。

當時震怒的獅王陰鬱的表情和全開的氣場讓當時走進樂屋跟他打招呼的Jr.們全都退避三舍,連二宮看到都還以為誰又惹了咱們松本帝王,一整個星期都好聲好氣安撫捧在手掌心裏呵護,櫻井卻覺得他跟照片置氣實在很幼稚。
 

但他不會說的是,那張照片勾起了無數關於他們度過的夜晚的回憶及某些更糟糕的想像。

 
櫻井翔的那一面只有他能看到,他很堅持。那些照片只能出現在他本人的手機裡,以那種堂堂正正不P圖不美肌的方式,而且只有他本人才能欣賞。

「所以你可以要我忍受全世界的男人都對你性//////幻想,卻不能忍受我在劇裡頭只是變得更加可愛一些?這部甚至連感情戲都沒有耶,翔桑這是什麼邏輯啊。」松本的表情明顯就是調侃。

「咱們團裡床////戲最多的是誰飯們都心知肚明啊,就你還拿那種理由來搪塞。」櫻井嘴上不服輸動作也不撒手,硬是被松本連拽帶拖的拉到了廚房。

「我要做飯了,裡頭油煙味重,快去外頭待著。」最後是松本啼笑皆非輕輕打了他的頭一下,他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放手。

 

3.

濃郁的食物香氣飄散,他的口水也再度開始分泌。

 
「翔桑。」

走出廚房的松本戴著圍巾,手上端著一個盤子跟一碗色澤晶透的米飯。「我用剩下的食材做了一些菜。這盤是泡菜燒肉,趁熱先配飯吃,我幫你去裝味噌湯。」

接著瞅了一下螢幕。

「啊,翔桑在看這集啊?想吃羊羹嗎,我去拿。」

「你沒說深山特製。」櫻井小小聲地說。

「什麼?」

「劇裡都會說的啊,深山特製料理什麼的,你上菜的時候也要這樣說。」

「你最近真奇怪。」松本忍不住失笑,「什麼深山特製,這是松本特製啊。」

「いただき松本潤~」

「不要無視我的話。」松本無奈笑了一下,接著轉身去準備茶點。

「好吃------------」

他幸福的瞇起眼,沒過幾分鐘腮幫子就充滿了飯,將泡菜燒肉都掃得精光。

吃著松本為他準備的簡單菜色,他想著他其實錯了,這幾道菜色手工不繁瑣也不艱難,是料理初學者幼兒程度的他認真琢磨也能做出來的菜色。
 

他上癮的只是那道名為松本特製的,最簡單也最困難的手續。

 
「怎麼了?怎麼笑得這麼奇怪?」
 

「沒事。」

「你真的怪怪的,翔桑。」

「就說了沒事啦--------」

再簡單的東西,由你手中製作出來都能變得特別。

我今天、明天、未來的每一天,最想最想品嚐的食物。

就是由你手中所做出來的,每一道簡簡單單,卻飽含著愛情的料理。










---------END




看99.9越看越餓最後只好去找食物的我。(本末倒置)

給小律師的表現999999.9分。

恭喜收視率再創高峰,希望Nino的新劇視聽率一樣耀眼,Doctor渡海加油~~~

看到翔君的平昌後(食) 記,覺得叨念著要去買泡菜的櫻井翔真是可愛得讓人要瘋啊,害我最近也開始迷上吃泡菜料理了.........

评论 ( 6 )
热度 ( 11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