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奇熊

氣象團翔右(S右)注意!
主應援山組 (OS) /虹組(JS) /竹馬 (AN) 。
恥力腦力無極限。
寫文馬甲。
創作內容與實際團體與人物皆無關聯。

© 夢奇熊
Powered by LOFTER

【J禁】 法政情緣 (JS) (三)

CP: J x S  (虹)

# 與實際人物無關。

# 雙律師。

# 平行時空

#有小孩出沒,請慎入。

#Bug有。


抱歉上週三次元太忙>///<


(一)  (二)


----------------------------------


早上七點半,松本櫻被每天都會透進自己房間的陽光喚醒,睜眼後卻看到一幅不平常的景象。 

爹地?

她保持沉默,看著松本潤坐在自己床沿下方的地板上,身着整齊好看的西裝,眼內卻充滿血絲。想來是一夜未眠。

他的視線停在不遠處那張大床的棉被裏,反之睡得正沉的男人身上。

松本對周遭的環境通常很敏銳,今天對於她的甦醒卻好像毫無察覺。

松本櫻的腦袋一向靈光,於是她繼續躺在原位保持沉默,看着自己的父親眼也不眨、好像要把床上那人盯穿的炙熱眼神,一邊腦袋高速運轉後歸納出幾個癥結點。


第一,松本潤從來不曾讓外人踏進她的房間一步,睡她的床。

第二,如果松本潤要讓人留宿,一定會徵求她的同意。

第三,她現在在試著要上小學前的獨立運動,所以跟松本潤開始分房睡,而對方很尊重她的堅持。

第四,客廳有兩張沙發床,家裡有兩間客房。如果要留宿的客人絕對都是選擇睡那裡,絕對不會跨越他們父女的私人領域。

綜合以上,不只讓這個男人睡在自己房內又如此掛心人家的松本潤某種程度上的動機就很其心可議了。

倒不是擔心自己失寵,如果父親有好的桃花對方人又不錯,松本櫻是不介意樂觀其成的,原因就在於接近父親的濫桃花都是她不樂見的。

松本潤在她有記憶以來從沒有過這樣失態的情景,正好跟她昨晚的某些猜測不謀而合。

此時此刻發生的事更證實了她的想法。

 

「嗯-----」

對面那床上的人閉著眼睛伸了個懶腰,睫毛眨啊眨的像撲騰的蝶,只剩手還藏在枕頭下面,壓得紅通通的卻不肯抽離,一副即將要醒來的模樣。

而松本櫻被眼前所看到的一幕震撼了。

她那個在法庭上游刃有餘、高高在上、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被人在背後稱作King的爹地,參與的訴訟比雨後春筍多、贏得的勝利堪比過江之鯽及非洲大草原上動物大遷徙時期的牛羚----

那樣的松本潤,居然在對面那張大床上的人即將張開眼睛的那一刻,轉過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趴在她的床上,接著兩手一枕臉頰一趴,露出他那仍帶著幾分稚氣的睡顏,裝、睡、起、來!

松本櫻傻了幾秒,後來才想到,如果父親不爭氣,做女兒的勢必要代父出征。老師這樣跟她說過的。


*

剛甦醒的櫻井翔嚇了一跳。

一睜開眼睛就是似曾相識的天花板及房間,他坐起身來,眼前是不遠處趴在床上睡著的松本潤,跟一雙清亮似雪看著自己出神的瞳孔,裏頭的神韻像極了松本潤好奇的模樣。

但眼前的狀況儼然已不容許他多想。

看著寬鬆而舒適的棉質睡衣,想起松本潤是如何幫他脫去衣裝、解開鈕扣、褪下長褲,直到睡著的他一絲不掛、將他因為酒精而帶著高溫的身體用濕紙巾一遍一遍的仔細擦拭乾淨、不放過身體的每一個角落(相信他,他有被這個處女座的男人服務過的經驗)-----也許還幫自己洗了個澡?接著懷著複雜的心情為全裸的他換上睡衣、直到自己睡著.........想到此處的櫻井臉上又開始陣陣發紅。

這些事情發生在以前的他們之間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他們連櫻都生了,酒醉後的清理事件也不過是些增進彼此情趣的小插曲而已。但如今早已今非昔比。


*

「那、那個….我叫櫻井翔。」

「我知道。」松本櫻淡然的說,「我可以叫你翔さん嗎?」

「......可以。」

該說果然是親子嗎?連問題都如出一轍。

女兒的言論讓他陷入沉思,想起他與松本第一次在法院碰面的場景。

那時的他們都還是助理,對方的鋒芒與氣場卻已難以掩蓋。


「我是松本潤。可以叫你翔さん嗎?還是你偏好櫻井くん?」

「……你喜歡都好。」

那我就不客氣了。松本潤用他那迷人的笑容微笑起來,「翔さん。」

「松本さん。」

「其實你可以叫我潤。」

「......我覺得有點太快了。」

「翔さん不喜歡嗎?」

「......倒也沒有。」

「你也可以叫我松潤,周遭的人都這樣叫我的。」

「......為什麼你這麼肯定我們會再見面?」

「我們會再見的。」還是那種乾淨純粹又淘氣的露齒笑容。

他很喜歡那個笑容,在背光處眩目得讓人一瞬失神。

而他們之後也真的一次又一次在法庭上相見。

後來他開始叫他まっちゃん,而松本還是跟在自己背後用那種黏膩又溫柔的聲音叫著翔さん,翔さん。


*


他們在一起的第五年有了櫻,正好是凜冬初至的時節。

那一天他們在氣溫攝氏-3℃的時代廣場上冒著雪等待跨年。松本戴著自己幫他買的毛帽,然後他們共同圍著那條軍綠色的圍巾。他身上的MONCLER羽絨衣是松本用第一份薪水買的禮物,暖得讓他心都有點燙。

平時人來人往的時代廣場下午三點左右就開始封街,早就擠得水洩不通。

來自田納西的樂壇女星在台上自彈自唱著年代感十足的鄉村歌謠,空靈的嗓音穿透力十足,聽來飄渺卻很有氣氛。嚴寒的廣場上吐出的煙都變成霧氣,戴著口罩的臉與鼻腔彷彿乾得要流血。

前幾天的紐約還下著大雪,但近百萬人聚集在一起的歡樂感讓現場氣溫頓時又回升幾度。

CNN的主持人把麥克風拿到松本前方,問他打算怎麼過節。松本打扮輕鬆,手裡還拿著主辦單位分發的跨年充氣棒與紀念帽,但與生俱來的氣場與裝扮的質感總能引來許多時尚界的街頭媒體評頭論足。以前他們還是學生時松本還靠幫雜誌當讀模賺過生活費。

「可能等等會和朋友一起喝個小酒和吃個飯。」

盯著松本握住麥克風的皮手套,他突然想起CNN跨年夜的轉播會多麼過於廣泛地被全球媒體拿來當作翌日的新聞素材,而這當然也包括了日本。

他不知道松本對於兩人一起曝光在媒體下的想法,也不想冒險去試探,更沒那個精力去應付之後可能會有的風波。

於是悄悄地挪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下一秒卻在鏡頭拍攝中被一股力道用力拽了回去,帶點過於強烈的賭氣。

「接著跟他一起回家。」

松本將掌心緊扣自己的手,臉上卻一如往常的沉穩,彷彿甚麼事都沒發生一樣繼續說著話,主播聞言臉上也笑得很燦爛。

「謝謝你們接受採訪,祝你們幸福!」

鏡頭已經移到別處,松本潤卻仍沒有鬆開手。

Waterford Crystal公司出品的偌大水晶球開始出現變化,象徵著時間來到23:59分。時代廣場的降球儀式正式開始。

59、58、57、56............

隨著滴滴答答的倒數聲,色彩絢爛的球體順著軌道緩緩下降。

歷史悠久的時間球設置了三萬多個LED燈,散發出的光芒彷彿永久不滅,看著松本臉上遮掩不住的興奮神情,他知道自己想告訴他的是那個時間球可以利用出光譜組合出1600多萬種顏色。

他事先查過了,他知道自己應該要告訴他這個的。還有甚麼比不破壞他此時此刻的心情更重要呢?

35、34、33、32.........

他們盯著廣場上那座由東芝贊助的倒數計時顯示板及虛擬時鐘上不斷跳動的秒針,眾人的嗓音越來越高亢,情緒也越來激昂。

心跳得飛快,不知道怕的是掃了松本的興還是因為他的反應而害怕的自己。

20、19、18、17...............

「我有件事要說。這個水晶球可以有超過一千萬種顏色。」

還有..............

10、9、8、7、6...........

球內的紙片開始飄散,他在全場整齊雀躍的倒數聲中悄悄貼近松本耳邊低喃。

對方睜大了眼,彷彿在努力消化這個資訊,眼睛慢慢溢出水光,像是要哽咽。

3、2、1....!!

.......Happy New Year!

主持人雀躍的倒數與新年到來的那一刻,就如同時代廣場上數十萬及全美國數百萬對男男女女一樣,松本潤的淚悄悄滴在他猛然拉住自己親吻的頰邊,四周都是紛飛的紙片與吻得熱火朝天的情侶,他想著,全世界還有多少人在一刻都在電視前酒吧裡或者家中親吻呢。

他們的照片被放在時代廣場的大螢幕與轉播媒體的鏡頭下,松本潤哭得抽噎,完全不像那個平常在法庭上威風凜凜的他,下一秒卻又笑得像個傻子,吐出的話只有翔さん、翔さん。

他覺得自己應該要笑,笑松本的失態和形象頓失,等意識到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淚卻被松本更加小心翼翼的抹去,沿著眼眶淌下的淚止也止不住。結果兩個人衣襟前端都被滴得濕了一小片。

那時他才明白終於甚麼叫做如釋重負。


*

翔さん,翔さん。

好像有誰一直叫著自己。

翔さん?!

「啊.....嗯?!」

松本櫻看著他回過神來的表情有點好笑的無奈,「......要不要吃早餐?冰箱裡有昨天熬的紅醬,熱一熱就可以了。」

「不用了,我習慣路上買。」其實他肚子好餓,但這樣太厚臉皮了,吃前任男友所煮的菜甚麼的這種事.........他好想做,但做不出來。

「翔さん,你今天要上班嗎?」

「......要。」

「那請問你介不介意一起送我到幼稚園呢?你看我爹地。」

她指了指呼吸看來平穩其實早就心跳破表的松本潤沉靜的睡顏,「他昨天工作到半夜還沒辦法睡,我想讓他睡晚一點。」

「.....他昨天工作到很晚嗎?」

「很晚。最近有一個很大的案子要開庭,你看他眼角下面的熊貓眼。」

松本櫻輕輕摸著自己父親眼角的黑眼圈,一邊思忖著下一步該怎麼做。

「......翔さん。」

「嗯?」

「如果你不介意,我想稍微問一下.........」

「甚麼?」

「你是不是認識我パパー?」

「松潤的話,我的確認識........」

「我不是指爹地。我是指我另一個パパ。」


咚!


正在裝睡的松本潤劇烈抖了一下,枕著頭的手臂差點滑下床。而正在傳信息的櫻井翔聞言失手將手機摔在地上。

兩人心瞬間跳得連身體都在發顫,呼吸變得濁重。

即使這樣,空氣中還是散發著微妙的沉默。


Rrrrrrrrrrrr----------

家用電話在此時響起,卻沒人起身去接。於是電話在30秒後進入答錄機模式。

「潤くん~」雀躍的女聲響起,「我做了一點你跟櫻都愛吃的曲奇餅,等等下班要不要來我家拿?今早才新鮮出爐的,你看你最近不是有個大案子嘛,很忙的話也要注意身體---------」

「不好意思,我去個洗手間。」櫻井在女人揚起的語氣中低聲插入一句,拿起放在床頭的公事包默默步出房門。

「等等、洗手間在右邊往---------」

尚未等待結語的櫻井已經跑了出去。松本櫻愣了片刻,接著慢慢以小跑步跟上對方。

「居然走對了----?」

松本家有近十個房間,佔地寬敞,第一次來的客人常會搞不清東西南北,只能望著眾多完全相同的門扉傻站著等待救援。

但櫻井翔關門的速度卻與他臉上的紅暈竄上耳尖的速度不相上下。


*

(三十分鐘後)


「我們出門了----」

直到聽到關上門扉的清脆喀擦聲,松本潤才終於從自己已經枕得發麻的雙臂中抬起頭來。

因為裝睡太久而淚眼濛濛,他眨眨眼,發現瞳孔紅得像隻沉睡千年才醒來的吸血鬼,忍不住嘆了口氣。

原本要把顧客的資料挑燈夜戰看完,卻因為幫櫻井洗澡擦拭身體後完全夜不能寐,大大耽誤了進度。

拿起私人橙色手札看向今日的預定,他的視線在第一行就皺起眉頭,一聲疑惑語助詞也自然地從喉頭冒出。

「嗯....?」


*

「咦-------?!」

看著眼前的幼稚園貼出的公告,櫻井翔瞪大了眼,一副珍藏多年的餅乾被偷吃光了的模樣。


彩虹幼稚園 今日休園


「啊,我都忘了今天休假。」身旁的女孩看來倒是很冷靜,慢條斯理地抬起眼對他微笑,櫻井才發現她的臉頰跟松本很像,有點像剛蒸好的包子,白白嫩嫩的。

「不介意的話,翔さん要不要帶我一起去上班呢?」


*

W 40th Street】

Bryant Park旁的Lady M最有名的主打款是法式千層蛋糕。

他以為站在透明雪櫃前認真挑選的松本櫻會選草莓口味的,但她思索許久後挑選了一個滿是可可的Gateau au Chocolat蛋糕,並認真的用自己的零用錢付了款。

「我以為妳會比較喜歡草莓?」

「這是買給爹地的,他只吃巧克力口味的蛋糕,很麻煩。」松本櫻苦笑,「這裡沒有我喜歡的口味,我喜歡的是Junior's的起司蛋糕。」

櫻井翔轉過身來的速度快得都留下殘影,眼神都亮了起來,「起司蛋糕?!」

「那一家全部的品項都是起司蛋糕。草莓,巧克力,南瓜,胡蘿蔔,都很好吃。」

看著櫻井只差沒伸出舌頭舔舐嘴唇的饞樣,饒是松本櫻也被逗得有點忍俊不禁,「百老匯旁邊那家應該是最近的,上次我去看戲的時候有吃。要一起去買嗎?如果翔さん喜歡咖啡的話,他們也有賣咖啡拿鐵噢。」

「松本潤帶妳去看的?」

「我們會一起去看戲,看完就去吃塊蛋糕再回家。」


45th St.  Broadway & 8th Ave】

店內正處於繁忙的尖峰期,但所有店員看到松本櫻進來都是笑顏逐開。

「Sakura!歡迎光臨!!」

「好久不見啊Sakura!!好想你!」

「Sakura!!! 今天你爹地沒來啊?真難得呢。」

「早安,Mr. Stevens. 他昨晚熬了夜在休息,不過我帶了另一位爹地的朋友來。」

「我是櫻井。」

「Wow,又是一位Mr.Sakura。」古銅色肌膚的店員極度熱情,笑得非常燦爛,「長得也有點像Sakura呢。」

「是嗎?」松本櫻聞言笑得很開心,「我也覺得翔桑長得很像櫻花呢,尤其嘴唇又是那麼粉嫩的顏色,真的很可愛。」

「No no no ,此Sakura非你口中的Sakura。」店員神秘微笑了一下,「不過算了,替我向Mr. Jun問好。」

「謝謝,那請給我這個。」

松本櫻買了一個8吋的草莓蛋糕,付款的時候因為金額有點高,櫻井已經拿出自己裝著美金的小信封準備要掏出鈔票,但松本櫻接下來的動作震懾了他。

她從善如流掏出一張一百元美鈔,接著墊高腳尖遞給從結帳櫃台內側伸長了手臂出來接錢的店員,而櫻井匆匆一撇發現裏頭有更多印著Benjamin Franklin的藍色鈔票。

面對櫻井帶著震撼的沉默,松本櫻只默默地這樣說。

「錢用完了再去取就好,可不能讓別人幫自己出錢。這是家規。」

他終於知道松本櫻的花錢習慣是從誰那裏遺傳而來的了。


*

漫步在百老匯大街上的兩人手上多了塊椒鹽捲餅,打算沿著W 44th Street慢慢走到位於第八大道的事務所。

色澤鮮豔的招牌在整條街上到處都是,Minskoff Theatre整棟的明黃色調配著雄獅輪廓的海報,MajesticTheatre外頭詭譎的白色面具配上時代久遠的神祕建築,還有即將在明年上演Frozen的St James Theatre。說到這個櫻就很興奮。

「我們說好明年要來看Frozen的。翔さん有看過這部嗎?」

「那是關於甚麼?」

「一個走到哪裡都會引起雪崩的公主?不過歌很好聽,爹地也特別喜歡Elsa。」

「哈?」櫻井覺得有聽沒有懂,「那是誰?」

「看了就知道,我覺得她大概是爹地喜歡的型。」松本櫻神祕地眨眨眼,那表情讓櫻井突然覺得一股悶氣湧上。

「.......他才不喜歡女生。」卻只敢小小聲的咕噥。

「對了。翔さん聽過西城故事嗎?」

「West Side Story?」

「對,我跟爹地說好每年的生日都要去看的。他說他第一部看的百老匯劇就是西城故事。」

「.....他跟你說了這些?」

「是啊。」提起父親的櫻笑得非常開心,「他說那次是那部作品上映五十周年,因此在紐約展開了很盛大的公演。而他跟了一個很重要的人去看,卻從沒告訴我那個名字是誰。虧我還以為我跟他無話不談呢。」

櫻井發現自己臉頰有點發熱,吞嚥困難。

「啊,離題了。話說翔さん後天要不要來加入我們的西城故事組?我可以存零用錢,幫你出你的門票,反正我是壽星,而且我很喜歡你。」

「妳的生日不是9月15日嗎...…啊。」

「嗯,我的生日是那天沒錯,所以其實已經過了一陣子。」女孩露出滿意的微笑,表情很甜美,但櫻井只看到小惡魔的翅膀從她身後慢慢伸出來,「你真的認識我另一個爸爸?」

否則一個昨天才從日本飄洋過海來到紐約的陌生律師,怎麼可能會知道自己的生日?

「……古靈精怪。」

「哈哈哈,可能是遺傳誰吧?我也不知道。」她先是笑了笑,接著聲音慢慢低了下去,「但是現在啊,西城故事已經不再在百老匯上映了。」

「…!!連Palace Theatre也......?!!」

「嗯,連Palace Theatre也很久以前就停了。」現在松本櫻的聲音很輕,「我從沒機會跟他去看一次。」

「……那不是適合孩子看的戲。」

「可能吧,」松本櫻勉強笑了下,「他也是這樣說的。」


第八大道,北川律師事務所紐約分部】


「早安。」

「早安,櫻井律師,會客室B有客人外找。」

「謝謝。」

推開門後,一個打扮精明幹練的女人牽著一個看起來很害羞的小男孩站在那裏,正是委託人岡崎女士。

「您早。」

「櫻井律師早安…咦?」

岡崎典子盯著櫻井身旁粉雕玉琢的小女孩,語氣帶上了幾分驚訝,「這位是?」

「我叫さくら,您暫且可以把我當成櫻井さん的助手。我爹地剛好也是律師,但沒有翔さん這麼厲害,只能接些名不見經傳的小案子。」

「好可愛啊。」饒是方才一臉嚴肅的女人看見松本櫻也笑開了懷,「這是我家小翼,他沒有兄弟姊妹,正好讓你們作作伴。」

於是兩兩分開。櫻帶著比自己小一歲的岡崎翼在旁邊的區域玩遊戲,很快就把翼哄得服服貼貼。

另外一區隔得並不遠,松本櫻一邊拿積木讓翼用樂高蓋城堡,一邊靜靜聽著兩人之間的對話。

「抱歉,這麼急請您趕來會面。我聽說那個人請到了松本律師,」岡崎典子臉上的表情有點不高興,「所以很怕是他私底下使了甚麼手段。」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櫻井さん可能不明白,因為您這幾年來都住在東京。」岡崎典子慢慢地說,

「不瞞您說,松本律師原本是我考慮要請來幫忙打官司的辯護律師首選,因為那時候我人在紐約,說真的請當地的律師對我來說比較方便。您與妻夫木律師是我的第二順位純粹是因為紐約離東京太遠,我怕這樣下來不只您不會接這個案子,也會讓兩位奔波。」

「…但我那時去事務所洽詢的時候卻得到了一個讓人震驚的回答,那就是松本律師從五年前開始就已經不接撫養權官司了。」

「於是我只好回到東京,找到規模最大的北川律師事務所中最有聲望的兩位尋求協助。」

「.....所以,這次那個人可以說服松本律師出動真的太奇怪了!!我怕不是在背後使了甚麼手段和勢力?那這樣這就不是一段公平的官司了吧?!而且,如果他能夠請到那位律師,那不就代表松本律師事務所還有勢力可以影響審判庭結果和陪審團嗎?這樣就一點也---------」

「.....我不認為松本潤是您說的這種人。」櫻井冷淡地打斷對方,之後才驚覺他在掃當事人的面子。

當下那種衝動居然壓抑不住,他只覺得自己是怎麼了。

「抱歉,我只是說,我印象中的松本律師,不是像您說的那樣心機,他其實很單純,只是放不下面子,所以看起來好像很好強。但其實───」

其實比誰都溫柔。

松本櫻靜靜聽著(一邊在心裡對櫻井對自己爹地的分析默默點頭),沒料到其中有如此多的曲折。卻沒注意到另 一方的臉色越來越壞。

「容我冒昧,櫻井律師。」岡崎典子的表情冷淡而嚴肅,「或許您還懷有柔情,能夠為對手說話,但小翼對我卻是一切,我絕對不能放手。所以,這場官司我一定要贏,不擇手段。」


「請您記得,您和松本律師事務所的上上下下,現在開始就是對手了。」





---------TBC---------


我決定要把這篇附標訂為曼哈頓愛情故事(?)

下一篇真的要更Afterwards了,榎吉船戲總是會激情到有點爆尺度大家懂的(嗯?)

一些彩蛋:潤的橙色手札跟翔的愛馬仕是同款,然後軍綠色圍巾是潤的那條LV愛將,秘密嵐跟數碼控making都有出現。

然後翔君對Moncler的愛真是一個不離不棄XD


评论 ( 10 )
热度 ( 10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