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奇熊

氣象團翔右(S右)注意!
主應援山組 (OS) /虹組(JS) /竹馬 (AN) 。
恥力腦力無極限。
寫文馬甲。
創作內容與實際團體與人物皆無關聯。

© 夢奇熊
Powered by LOFTER

【J禁】 法政情緣 (JS) (二)

CP: J x S  (虹)

# 與實際人物無關。

# 雙律師。

# 平行時空

#有小孩出沒,請慎入。

#Bug有。


寫在前面:

抱歉,因為原本預定上下篇完結,後來有點爆字數,暫時改成一二三四這樣的數字篇。


---------------------------------------------


晚間,松本潤用新鮮橄欖油配上松露幫女兒做了她心心念念的培根麵,又切了剛從小義大利區購買的番茄熬製成醬後放在冰箱,打算配著燉飯做明天的早餐。

吃完飯,父女兩人合力將碗盤清洗完畢(櫻踩在她專用的小梯子上),他脫下圍裙,清點了一下明天要用的食材,接著給秘書發了明日的採購訊息。

以往自己在料理期間都會一直跟他聊天的女兒今日卻很安靜。

「爹地。」

「嗯?」松本戴著黑框眼鏡,穿著尚未來得及褪去的白色襯衫坐在工作檯旁翻閱著之後開庭要用的資料,從鼻尖發出的音調還帶點奶音。

「我想問你一件事。」

「怎麼了?」

「你一直都說,你跟ママ是因為一些事情才分開的。」

「嗯。」松本以為女兒是想問自己出生的事情,慢慢點頭,用手指滑過IPAD上頭的官司公文。

「但其實,」松本櫻捏捏手指,像是在斟酌用字,「我有的一直都是另一個パパー對不對?」

松本潤滑動平板的手停了下來,「…妳怎麼會這樣想?」

「今天在法院的時候。」松本櫻慢慢地說,「我看到你看他的眼神了。」

「……眼神?」

「那是一直以來,誠子阿姨、星瞳阿姨還有雪穗阿姨有時候會一直偷偷看著你、但----」

但你從來沒有那樣望過她們的眼神。

松本抬起頭來。一直以來都很懂事的櫻望著他的表情卻是他從來沒看過的堅定和執拗。

記憶重疊深處,他彷彿在女兒眼裡看到之前的自己。

「你啊。想要甚麼東西卻又不肯說的時候,就會露出那種彆扭加賭氣的表情。

記憶中的櫻井老是一副拿他沒辦法的樣子望著他,「問你到底想要甚麼你也不說,非拗得要人猜,真是個沒救了的小傲嬌。」

不知不覺他長大了。而那個明明也很彆扭卻懂得用愛處處包容自己的人卻離開了。

「………過來。」

櫻像只小貓一樣乖巧地鑽進他懷中,他抱著女兒沉默,最終還是嘆了口氣。

「那個人是櫻井さん,叫人要有禮貌。」


*

女兒在他懷裡杵了很久,久到無話不談的兩人第一次沉默以對。

「您的洗澡水燒好了、您的洗澡水燒好了---------」

最後兩人還是被提示洗澡水燒開的女聲給嚇了一跳,松本才趕快催促女兒去洗澡,然後第一次為了不用回答問題而鬆一口氣。

一直到四歲以前,松本櫻從來沒有問過自己關於他的另一半的事情。

直到他有一次到幼稚園去接送女兒時聽到了兩個孩子間的對話。

「小櫻,我媽咪想問你爹地有沒有女朋友。」

「女朋友?」

「你們家不是沒有媽咪嗎?我媽咪說你爹地身邊好多女生,可是他的女朋友也很多------是不是因為你爹地有很多女朋友,所以你才沒有媽咪啊--------」

他聽到女兒沉默了很久,接著是一陣清脆的"啪"一聲。

「妳、妳幹嘛?!好痛!!」

「請你等等跟我爹地道歉。」松本櫻的聲音聽來急促,語氣還在發抖,但松本潤知道這是女兒憤怒的表現,「他對我來說既是爹地也是媽咪。」

他以為被打的那個孩子會哭著跑去跟老師告狀,結果對方紅著眼睛囁嚅了幾句,將眼角被逼出的淚水擦乾之後,乖乖道歉了。

男孩走後,他看見女兒把書包放在腿上,拍了拍臉頰,難得露出有點脆弱跟茫然的表情,像在思考下一步要怎麼做。

「櫻。」

「爹地?」

他將女兒緊緊抱住,然後驚訝地發現櫻並沒有哭,只是很認真地望著他。

「我愛你,爹地。」

櫻抬起頭,那雙跟翔一模一樣的眼睛有如雪山初融的湖泊,清澈又透亮,讓他心愛卻也讓他心痛。

「謝謝你,爹地。」

女兒小手環繞在自己肩頸的力道,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

【酒吧 貴族 Bar Nobility】

上西城。

高達55樓的酒吧視野遼闊、玻璃窗外頭的陽台是以庭院的形式作呈現,能將紐約市的夜景一覽無遺,甚至能穿透哈德遜河遙望對岸美麗的花園州New Jersey。

這裡是酒吧附屬的空中花園,位於室外的Garden Of Monarch。

夜景壯麗、霓虹燈帶出城市的繁華絢爛,卻也帶出隱形的貧富差距與階級高低。

遠處無數棟高聳的摩天樓內,一塊一塊的小玻璃格象徵著許多仍在挑燈夜戰的身影仍在辦公室內為了未知的明天而努力的辛勤耕耘,這也是世界上其中一塊在NASA衛星圖上夜間最亮的燈海區。

This city never sleeps.

紐約是個不夜城。所以當初他們選擇來到了這裡。

儘管數年後他們之間物過境遷,人事已非,紐約依舊是當初他離開時的那個紐約,帶著點魅惑與殘缺的美,儘管有兇惡狡詐的一面,但仍生機勃勃,將好的壞的都融成一種嶄新的文化。

無盡的夢與愛,甚至是恨與失落,都在這座大城市的空氣中順著風慢慢蒸騰。

「真難得啊,很久沒看你抽菸了。」

妻夫木聡拿了杯調酒從遠處走過來,望著坐在鞦韆上被常春藤蔓包圍的櫻井,也在純白色的躺椅上坐了下來。

風有點涼,櫻井整個人被繚繞的霧氣包圍,看起來有種虛無飄渺的氣質。

「我也五年左右沒回來這個城市了。像這樣自由自在的抽菸還挺懷念的,日本街頭連捻個菸都憋屈,這裡根本什麼都不用管。」

櫻井坐在哥德式風格的寬廣鞦韆上,將頭倚在滿是鮮花裝飾的扶手邊,「話說,這鞦韆的裝飾也太有少女心了吧?」

「有甚麼不好、挺襯你的----嗚!」

被對方的拳頭爆打一陣的妻夫木聡揉揉胸口,接著對著眼前的合夥人微笑,「說真的,現在我也很少看到你這樣的打扮了。」

褪去原本精英給人高高在上的距離感,櫻井翔選擇了稍微嘻皮一點的打扮。水晶點綴的鴨舌帽、長擺寬鬆大衣、鑲鑽的皮質手套、襯托腿部線條的牛仔緊身褲,手上帶著一個銀製的手鐲,遠看簡直就是稚氣未褪的男大學生。

「這麼久沒有來,這個酒吧也改了很多。」櫻井懷念的說,「以前跟松……松鼠來的時候這裡只有十幾個座位呢,現在生意都好到可以已經買下這麼精華的地段了。」

「松鼠?」妻夫木聡憋著笑,「你是倉鼠一族所以朋友也是松鼠嗎-------嗚!」

「翔ちゃん,有甚麼煩惱不要自己憋著,說出來比較好哦!」

酒保相葉雅紀用長腿踢開門從店內走了出來,手上端著兩個托盤。「元氣大傷的時候不妨吃一盤麻婆豆腐,能夠迅速補充精神還有健康!」

還附贈一個鼓勵的眼神兼一杯他常喝的飲料。

金澄澄的像是太陽,名字也叫Sunshine。

「不了,謝謝。我想在這裡喝一杯。」

妻夫木聡聞言瞅他一眼,語帶調侃地,「又抽菸又喝酒,你是誰?你把我現在熟悉的櫻井翔藏到哪裡去了?」

「囉嗦。」

「翔也會嫌我煩了,我好傷心,要進去室內找美女們取暖一下。」

雖然妻夫木聡雖然這樣說,但櫻井知道他是為自己好,留給他思考的私人空間才這樣說。於是對對方的離去投以一個感激的眼神跟低不可聞的"謝謝"。


*

今天空中花園人比較少,相葉雅紀體貼他心事重重,在入口的地方掛了一個”CLOSED”的牌子。

一邊用舌尖吸/吮著櫻桃,櫻井翔忽然意識到他現在正在高達五十五樓的地方吹著曼哈頓的風、俯瞰半個面積以上的紐約市,還處在一種懸空的狀態。

他走到陽台邊,突然覺得身體輕盈,往下看的時候也不會有暈眩感,原因大概歸功於肚腹裡面灼熱的酒精正在慢慢發酵。

他想起方才半小時前坐在吧檯邊聽到的話。

「一杯Don't You Love Me。」

Don’t You Love Me?正在威士忌裡加冰塊的櫻井聞言對相葉投入好奇的眼神,相葉笑著回覆,「是我們酒吧的招牌飲料喔。」

接著,又有三個穿著迷你裙的金髮少女走了進來,也點了一模一樣的飲料,喝了之後都是一臉心事重重卻又好像得到舒緩的模樣。

櫻井在相葉這裡從來不用付錢,更沒有看過酒單,一直都點的是同樣的飲料。這次他被激起好奇,接過相葉遞過來的Menu,在第一頁的Signature Drink下方找到幾行字。


招牌飲品

Don't You Love Me ?

Stay Gold / Sunshine (不分售)

Disco Star

Mr. Funk

..................


「翔ちゃん很久沒來了,要不要喝一杯Don't You Love Me? 去年才得獎的新式飲料喔。」

櫻井翔很久沒有喝酒了,而相葉雅紀給他的那杯調酒帶著酸甜滋味,混合著紫與紅的顏色,加上大量的冰塊,酒店朦朧而氣氛佳的燈光一照,杯內的飲料彷彿變成了水晶與寶石,閃閃發光。

這是黑醋栗、藍莓、蔓越莓與草莓調和而成,最後混著琴酒加上一點君度橙酒,還有相葉說是”Top secret”的秘密酒譜。

好喝。

櫻井沉醉其中,想著這味道好甜蜜,帶點戀愛的甜卻又彰顯著失戀的苦,不知不覺一杯接著一杯,先在吧檯上喝,喝完後又跑到空中花園去喝。

「好喝。」

「等等,翔。」妻夫木聡正要叫住帶著酒杯往外跑的櫻井,忽然發現自己腳部也有點虛浮,「你別喝得太醉.......嗯?!」

一杯看起來濃稠無比的飲料被推到他面前。

「妻夫木さん,要醒酒的話不妨喝喝看我這杯Disco Star,有解毒功效的喔。」

相葉將散發著可疑深綠色光澤、彷彿還看到斷掉的芹菜葉沒有打碎完全散落在裡面的青汁飲料放到他手邊,露出白牙和人畜無害的微笑,「這是醒酒湯,紐約這邊的大家都會稱它叫做Aiba Tea,不過Nino說可能要改名叫Aiba Cheat……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唔,我就試試看吧。」

於是等喝下那杯Disco Star然後瞬間清醒的妻夫木聡灌了整整三千毫升的水、跑了三趟廁所、吃了二十顆太妃糖才終於把口中味道去掉的時候,櫻井翔已經蜷縮在鞦韆上睡著了,懷裡還抓著個抱枕。

「啊,抱歉。翔睡著了。那帳單再麻煩你結算。」

妻夫木聡抱住已經癱軟的櫻井,將西裝外套內的信用卡掏出來遞給相葉,卻被退了回來,「不用喔,翔ちゃん來我這裡喝酒是不用錢的,妻夫木さん是翔ちゃん的朋友,我當然也不能收費啦----」

「翔喝了還挺多杯呢。」妻夫木聡笑著幫櫻井理了理睡亂的頭髮,剛才他看到的空杯起碼有二十杯,「我是怕您被老闆責罵。」

「這您不用擔心。翔ちゃん醒來後要是發現我讓您付了錢,那就換我要遭殃啦----」

「那就和您說聲不好意思了。翔應該睡了一下子,我怕這天氣他會感冒,先送他回酒店------啊咧?」

「怎、怎麼了?」

「翔沒帶房卡。他難得睡得這麼熟,我又不想叫醒他和櫃檯拿新的卡、」妻夫木聡抓抓頭,「就這樣扛著睡著的他去領新卡我可能會變成誘拐男子的通緝犯..........不然我帶他回我房間好了。」

相葉聞言瞪大了眼,眼白幾乎全部消失,正在擦拭的酒杯因為手抖也掉了下來,「帶帶帶帶帶…….帶翔ちゃん回房?!」

「怎麼了?相葉君有甚麼難處嗎?」

「那、那個!」相葉現在連聲音都在抖了,從吧台衝出來抓住他的手,露出兔子一樣無辜懇求的大眼睛,「請你讓我打個電話,拜託!不然我今天就要露宿街頭了!」

「啊?」


*

(凌晨兩點)

松本揉著看資料看得發疼的眼睛,想起之前女兒幫他放的洗澡水都已經冷了,突然覺得身心俱疲。

正想著要先洗澡再入睡還是乾脆睡到早上再洗澡時,電鈴很不合時宜的在深夜響了起來。

叮咚。

按下與警衛室連接的通話器,樓管正直的憨厚臉出現在鏡頭上方。

「松本先生,大廳這邊有您的訪客。總共有三位,其中一位是相葉先生,請問要直接讓他們上去嗎?」

看著相葉雅紀雙手合十在攝影機前無聲對著自己說"狗咩捏"的臉,松本潤內心警鈴大作。

這個時間出現的相葉君從來都不會帶來好事。

上一次是跟二宮吵架離家出走,哭得眼花的兔子眼讓櫻心疼的抱了他一下,結果換來的結果是他整夜都抽抽噎噎根本停不下來,最後是櫻拍著他的頭哄他才能入睡。

再上一次......好像是關於限量版的PS4遊戲,因為二宮打得太著迷了徹夜不眠,相葉負氣而離家出走。

接著再上一次..............

「相葉雅紀。」

松本潤站在電梯口,雙手交疊在胸前交叉,語氣不善地壓低聲線,「你這次最好給我有個正當的理-------」

然後在看見後方那個他朝思暮想的人與另一個訪客後與瞬間襟聲。

「抱歉啊松潤。」相葉悄悄貼在他耳邊說,「因為翔ちゃん忘了帶房卡,剛剛妻夫木桑說要帶翔ちゃん回他酒店的房間睡,nino聽到立刻跟我說叫我把翔ちゃん帶過來你這邊,不然他今天不讓我進門--」

「…………」

松本潤盯著櫻井翔柔順依偎在妻夫木聡懷中紅通通的臉,心中五味雜陳,又是難過又是心疼,還有在心中那瓶名為酸楚的醋整瓶打翻,酸氣一股腦兒的往外冒。

「松本さん,那翔今天晚上就麻煩你了。」妻夫木聡遞上一張名片,將身上的櫻井小心翼翼交到松本手中。

「如果翔有任何狀況、或者你有任何需要,請隨時聯絡我。」


*

大門被關上後十幾分鐘,松本潤還抱著懷中異常高溫的櫻井翔站在原地。

對方的臉紅彤彤的,頭乖順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正在發出細小的呼嚕聲。

他記得六年多前的櫻井翔是隻金毛澄澄的年輕幼獅,剛剛擁有屬於自己的領土與尊嚴。那時候的他心高氣傲,排斥與任何人有過多的身體接觸、即使不小心碰到也會很快放開、和任何同性與異性都保持著過多的距離。

但他剛才看到他靠在妻夫木聡的懷裡,沒有任何抵抗,而現在在自己胸前的他更是乖巧。

現在的他在酒醉時對任何的同性與異性都如此沒有防備嗎?

意識到自己再想下去就要演變成嫉妒烈火的松本潤甩了甩頭,決定先帶櫻井翔去洗個澡。

「翔ちゃん今天喝了20杯左右的Don't You Love Me噢。」

相葉雅紀離去前的那幾句低喃還在他腦裡縈繞,揮之不去,讓他克制不了的煩躁,卻又心亂如麻。


「.....他說他很喜歡。」




----------TBC-----------



那個.......偷偷說一下,我覺得黑框眼鏡白襯衫的葉山老師超級蘇/////

看了預告就想把這場面寫出來,居家好男人形象超棒////


评论 ( 12 )
热度 ( 11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