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奇熊

氣象團翔右(S右)注意!
主應援山組 (OS) /虹組(JS) /竹馬 (AN) 。
恥力腦力無極限。
寫文馬甲。
創作內容與實際團體與人物皆無關聯。

© 夢奇熊
Powered by LOFTER

【J禁】 法政情緣 (JS) (一)

CP: J x S  (虹)

# 與實際人物無關。

# 雙律師。

# 平行時空

#有小孩出沒,請慎入。

#Bug有。



--------------------------------------------


(十一月上旬 紐約 曼哈頓中城)


中央公園裏頭的楓葉已經染上初冬的色澤,湖面蕭條,草皮開始枯萎,連帶的整個紐約市也籠罩了點寒意。

男人將方才收到的巧克力收進西裝口袋內,近及肩長的捲髮上著整齊的髮蠟,脖子上還是那條他用了近十年的Louis Vuitton。

他沿著洛克斐勒中心周圍漫步,在其中一家烘培屋停下來帶了幾個Cronut,接著跟十字路口旁藍黃傘面下的小販買了份報紙,然後轉彎進入晨間高樓林立的第五大道。

紫色長版大衣將他修長的身形襯得像模特兒一樣好看,深邃出眾的東方容顏即使在金髮碧眼的眾多輪廓間仍讓人忍不住多加流連。

「松本さん!」

正在展示櫥窗擺設最新名牌包的棕髮店員看到他之後紅著臉跟他揮了揮手,一旁身為競爭對手的店家裏頭滿身肌肉的男子也對他熱情地揮動上臂,上下蹦蹦跳跳著。

他對他們微微一笑,接著步入位於第五大道125號、裝潢氣派的大樓內。

「早安,松本律師。」

「您也早,Mr. Williams。」

他是少數進入大樓不用刷卡刷臉就好的辦公人員。警衛從椅子上起身對他恭恭敬敬地鞠躬,接著幫他按好電梯送他進門。

彎曲身子對對方回禮,他接著坐上電梯前往位於83樓的辦公室。

叮地一聲,電梯門應聲而開,嶄新的大門上方的木雕刻著整整齊齊的"松本律師事務所"。門口總機及招待營業時間還未到卻已經開始忙碌,在被電話佔線分不開神的狀態下對他揮了揮手充作招呼。


「早。」

「早安,BOSS。」

「BOSS早安。」

「BOSS早-----」

「今天晚了幾分鐘呢,真不像平常克己的你。出門遇到塞車嗎?」

「送櫻上學的時候跟老師多聊了幾句,說是有事情要交代,稍微遲到了點,抱歉。」

「潤又沒有遲到,現在才八點五十分啊!旬ちゃん你閉嘴啦。」

「啊,這是幼稚園那邊贈送給家長的巧克力,有幾盒,大家分著吃。」松本拿出揣在懷裡包裝精美的手工甜品,「不夠分的部分我下午會再吩咐架純ちゃん去買,要的人自己到下午茶登記簿那邊去登記等等要吃的東西。」

「はいーーーー謝謝BOSS------」大家齊聲應和。

語畢,松本便踩著那雙麂皮長靴踏入自己的辦公室。室內暖氣充足,一旁的秘書馬上幫他褪下圍巾及大衣,開始跟他交代一整天的行程與規劃,留下整室律師們竊竊私語。

「我敢打賭一箱薯片,那個老師的年齡絕對不超過30歲。」

「那我打賭二十杯星巴巴的拿鐵,那個老師一定是女的,年輕美人兒。」

「那我再賭上一整車的辣條,那個所謂的"家長贈品",絕對只有咱們BOSS有其他家長都沒有。」

「你們是白癡啊?!這樣怎麼賭得起來?!又沒有其他相反意見?!」

「所以這不是默認了咱們老闆異性緣特好嘛..........」

「九點了,早會時間,大家進會議室。」

冷淡又好聽的聲音響起,提醒著大家收起心思準備上班,卻仍止不住一群成年人一路上嘰嘰喳喳的幻想。


*

「那麼,現在開始進行十一月三日的晨間會議。」

松本律師事務所的老闆無庸置疑是這位叫做松本潤的男人。而他經營的這間公司便是近年來其中一間新興的律師事務所。

因為經營有道,社交圈人緣又廣,與不管法政商哪一界的高層關係都很不錯,規模從原本十人的小公司發展到今日旗下有一百多名律師齊放的階段也不過短短五年,堪稱是後起之秀裡最燦爛的一顆新星。

現在正在進行報告的是稅務師兼副社長二宮和也。

「本週的案子有125件,包含今日新委託的24件。請各位看一下手邊資料。」二宮移了移眼鏡,細緻的臉上看不出表情,「編號19344與19839兩件,生田律師,自衛傷人案。19345一件,小栗律師,凶殺案........」

因為規模不小,事務所一星期的案子量也十分驚人,二宮花了十幾分鐘才把所有律師負責的案件陳述過一遍。

「最後一件。」

二宮啪地一聲合起厚厚的文件夾,眼神看向雙腿交疊啜飲咖啡的松本,「跨國撫養權官司,請你負責,松本律師。」

松本眼神中燃起驚訝,卻很快收斂,「知道了。」

「等一下。」新入社員風間舉起手,「副社長,如果不介意的話這樁官司可以交給我,畢竟親子官司這一塊是我的專長----」

「我希望是由J來幫當事人辯護。」二宮眼皮都沒抬一下,「這也是委託人親自要求的,他會出比尋常多五倍的價格,只希望能請到老闆親自出馬,是非常重要的官司-----而我不覺得交給初出茅廬的新手律師是個好主意。」

「沒關係。」松本接過二宮遞給他的資料,拍了拍沮喪的風間權當安慰,「這個案子我來負責。」


*

「真難得啊。」

會議結束後生田伸了個懶腰,接著把小栗撫上他後腰的手給打掉,「Nino居然給潤派撫養權官司,這不是大材小用嗎?」

「是不是大材小用還不知道呢。」小栗旬跟著打了個哈欠,昨天兩人實在太晚睡了。「Nino又不是那種會因為潤的身分就給他特權的人,可能只有潤才能勝任這件官司吧?」

「自從那件事情發生後潤都多久沒有接跟幼童相關的案子了,這實在很奇怪啊.........」

「別在潤面前提到這些話,斗真。小心你被扣薪水。」雖然就算他失業他也會負責養他。

「好啦-----」


*

(下午一點)

松本邊整理手邊文件邊看了一下錶,接著從口袋掏出一張信用卡遞給秘書。

「架純ちゃん,等等兩點要麻煩妳幫我到34街的Macy's拿櫻的禮物,體積有點大,請司機載妳去或打車都可以,打車的話收據記得上繳。然後今天下午的甜點除了大家登記的以外,再到第八大道那家麵包店買三十個黑森林蛋糕捲回來。」

「好。BOSS這是要出外勤嗎?」秘書有村盯著手邊的筆記本,上面是滿滿的待辦事項,「這邊提醒您,今天櫻ちゃん的幼稚園有校外教學活動,會提早結束的可能很高,如果您分不開身,我可以去接送然後直接送她回家。」

「不用。」松本姿勢好看的從後方披上大衣,「我現在就出發見當事人,這樣可以直接下班之後再去接櫻。下午就不回公司了。」

「是。」

勤奮克己又從不缺席的老闆松本潤在工作上只有一個要求,就是要能每天親自接送女兒上下學。


*

這是一樁國際撫養權的官司。

夫妻都是日本人,有一個四歲的兒子。父親是在紐約出生長大的日裔美國人,而母親則是離婚官司開打後就回到東京居住,是名氣響亮的職場女強人。

「岡崎先生。」松本負責的是父親的部分,業界有名的建築師岡崎正透。

「松本律師。」原本愁眉不展的男子看到他就像看到救星一樣,「還麻煩您幫幫我爭取翼的監護權!」

縱使名揚四海,身為男性在爭奪撫養權這塊的前提下仍是十分不利。

「您先請坐。」松本安撫般地拍拍男子的肩,示意他往後坐在沙發上,接著將手中的懷錶拿出來,按下開關鍵開始計時。

「我們開始吧。請慢慢說。」


*

以秒計費的冗長談話結束後還有一些剩餘時間,委託人岡崎這才跟松本說他明日要到加拿大出差,大約要兩個星期左右才能回國。

「兩個星期?」松本眉頭微皺,「那就是開庭前一天您才能回來了?」

「是的,實在不巧,客戶在這一點上非常堅持,所以我只得配合。」

「岡崎先生,我希望您能理解,利用這段時間跟小翼多接觸是非常必要的事情,這對親情與撫養權的定奪有非常大的利益。」

松本用鋼筆記錄著對方日程,接著突然想到一件要事,「請問一下,您是第一次參與步入法院的判決嗎?」

「是、是的。」

「如果您是開庭前一日才會回來,那時間上務必會很趕,而我希望您那晚有良好的飲食與充足的睡眠。」

松本潤看著他的當事人,一字一句都帶著真誠跟不容反駁的威嚴。

「既然如此,為了您當日的表現,請容我現在就帶您到法院去場勘。」


*

法院的面積非常大,而松本透過一些關係拿到了預計開庭當日的審判庭。

「這是當天開庭用的場地,而岡崎先生你會站在這裡接受各方的質詢。」

松本指著寬闊的四周與證人席,「到時請您務必冷靜、並且好好配合我的一言一行,辦論稿我會在兩天內傳給您的秘書,請您一定要看熟。」

「好、好的..........」

「因為岡崎女士在商業上也是名聞四海的女強人,所以我推測對方的辯護律師應該也非常強..........」

「是,聽說典子請了兩位東京事務所中未嘗過敗績的合夥律師,我實在很擔心-------」

啪地一聲,木門被再一次推開。

「咦?松本律師,這個時間怎麼會有其他.......」

「嘖。」

松本潤還在因為闖入者過於突然的打擾而不快,壓抑在喉頭那些的抱怨卻在撇上來人一眼後瞬間消逝得無影無蹤。

他頓時頭暈目眩。


步入會場的是兩個穿著西裝正在交談的青年,領間都別著律師徽章。

「所以說ブッキー為什麼這麼早就要來這裡場勘啦---應該先去見當事人啊-------」

「你還說,坐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剛到紐約就立刻要開始工作,翔你根本是個工作狂吧,來海外工作就是要放鬆一下啊,參觀一下法院有甚麼不好-----」

「因為典子小姐指定要見面的日期是越早越好啊----」

沉浸在交流中的兩人沒注意到室內另一側瞬間凝結的空氣,反倒是松本潤的當事人被他的律師突如其來的沉默嚇了一跳。

「呃------松本律師?」岡崎怯怯地開口,「您剛才跟我說您四點有事情要離開,現在已經四點半了----」

「潤君!!」

同一時間,審判庭的大門今日被第三次推開,一個穿著和服的漂亮女子走了進來,手上牽著一個五官如雕琢般的小女孩。

「潤君,幼稚園那邊說今天是校外教學參訪提早結束,但打你的手機沒人接聽-----所以就打到我的手機了,我問了祕書你的行程後幫你把櫻接來了----」

「爹地。」

「櫻!!」

幾乎是迫不及待握住女兒又細又軟的小手及撲過來的小小身軀,松本潤喘了口氣,壓抑下混亂的心跳與複雜思緒,在女兒帶著奶香的頰上輕輕一吻。

「岡崎先生,這是我女兒。」

「您好。」明眸皓齒的小女孩睜著水汪汪的大眼,花苞色的唇瓣和吹彈可破的臉頰都讓人讚嘆父母的基因。她像是已經很習慣似的對著松本潤的當事人鞠了一個很標準的躬,而岡崎正透眼尖的發現女孩肩膀上的小背包順著動作慢慢滑落下來,「父親承蒙您的照顧了,我是松本櫻。」


*

而另一側的妻夫木聡終於注意到不遠處的動靜與他身旁那位表情凝結已久的工作夥伴。

櫻井的視線緊盯著房間那端的幾個人熱切交流,手中的紙在不知不覺間被捏皺得看不出原樣。

「....翔。」妻夫木聡順著櫻井的視線掃了過去,接著在看到女孩的臉蛋時怔在當場。

「..嗯?」

「那個小女孩的眼睛...........」

他緊盯著女孩的輪廓,像是疑惑般地眨眨眼,接著又轉過身盯過櫻井翔,「......沒事。」

即使外人也能明顯看得出來,女孩的眼睛跟眼前這個人的眼睛幾乎如出一轍。





------------TBC



我只說一句。

娃兒是親生的(逃)。

然後請叫我命題苦手。

接著會努力生出榎吉篇w


评论 ( 10 )
热度 ( 133 )
TOP